首页 >企业文化 >员工生活
忆夜行华山
作者:刘琛   部门:华州分公司   时间:2021-01-20   浏览次数:229



    回想起大学回家的某次暑假,与科哥一行五人相约晚上去爬华山。两个小时的长途汽车,迷瞪着养足精神,昏昏欲睡,忽被一阵欢快的铃声惊扰,透过窗看到连绵起伏的山脉呼呼的往后奔走,顿时一扫疲态,兴奋起来。到站停在一个大十字路口,路口南面显眼可见四人已在等待。五人热热闹闹的吧啦了几口简单的饭菜,准备水和食物,静静等待夜幕的降临。

    天刚蒙蒙灰暗,上山的行人早已涌动着向山口挤去,我们随着人流缓缓移动着,来到华山山门,黑漆漆的一条路上只有吵闹的行人。来到售票口,早已排了十几米的长龙,对爬山一无所知的我们此刻非常乐观,一会看看循环播放的《宝莲灯》,一会瞎拍几张照片留念。终于,检票入山,平坦的山路,明亮的路灯,终于看到一座石门,上书第一关。随后路上的灯光昏暗了许多,只能依稀看着山路的轮廓前进,走了许久,正好前面有个一人多高的小庙,先暂作休息,一瓶水灌下,又来了精神,相互打闹着继续前进。过了石门,这路只剩下坎坎坷坷几个字了,一层又一层的台阶简直就是膝盖粉碎者,好不容易爬到一块平缓地带,席地而坐,慢慢回血的时候,科哥给我们看了一块石头,刻着回心石,告诉我们这回心石的意思就是:后面的路不好走了,现在回头下山还来得及。在我们看来,这根本就不是劝人的意思,这摆明了是赤裸裸的挑衅。当我拉扯着千尺幢的铁链向上爬的时候,我终于明白,回心石的良苦用心。

    七十多度的斜坡台阶,宽一米多,延绵千尺,不得一丝喘息的时间一直爬,略有停顿回回神,就会被后面的旅客催促,稍有手松脚滑便会翻滚下去,即使有后悔之意,当你踏上台阶的那刻起已经没有回头路了;千尺幢之上,有一鱼脊形巨石,是上山的必经之路。百尺峡,一个真真的九十度的斜坡,一个颠覆我对台阶认识的地方,一个把爬山做到字面意思的地方,那是真真正正的爬在台阶上慢慢的往上拉,挂在台阶上的时候,我一直念叨,我错了,如果现在能回到回心石那块,我一定拉住他们头也不回的往回走。惊心动魄的两关过后,一行五人早已两股颤颤,几个人喘着大气横卧在路两边,休息良久,才硬着头皮继续出发,后面的山路在同行的衬托下显得那么平坦,悠悠闲闲的几段山路到北峰顶。

    上了北峰顶,过了云梯,经历了百尺峡,再到后面的路完全浸入黑暗,疲劳和心悸,几乎不记得什么了,只知道随着人流继续走,来到朝阳峰,已经是凌晨,距离日出也就几个小时,这上面早已挤满了观日出的旅客,我们找了个不错的地方,静静的等待着。许久之后,朦朦胧胧的半睡中被吵闹的人群唤醒,日出开始了。深黑的天边多了一抹蓝色,转瞬间蓝色下方又泛起一道金红色,整个天空顿时化为澄清的淡蓝,金红边上漏出半片金轮,金轮上下光暗分明,转眼间那金轮显出全貌,凌厉的阳光泼洒在山峰各处,整个山谷顿时充满生机。

    日出之后,返回北峰顶,已是早餐时间,几个人在30块一碗的泡面和80块一张的缆车票前踌躇许久,最终,用仅剩的余款买了返程的票,舒服的缆车上,周身都被极度的疲劳感而包围,今天的行程终于已经圆满结束,虽然劳累,但心头充满着成功的喜悦,人生总是在这无数的挑战中前行,正是这种自我挑战,是自我敢于面对未来的最坚定力量。那时我最真实的感觉那就是:累并快乐着!